翻译公司,上海雨林翻译公司 上海公司 北京公司
广州公司 English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翻译公司 -> 行业信息 -> 空中翻译我把巴黎的浪漫告诉你
 翻译强项
 □ 英语翻译
 □ 日语翻译
 □ 韩语翻译
 □ 法语翻译
 □ 德语翻译
 □ 俄语翻译
 □ 西班牙语翻译
 □ 葡萄牙语翻译
 □ 意大利语翻译
 
  联系我们
上海翻译公司
 总机:021-51085774
 总机:021-51085784
 电邮:sales@021fy.com
 传真:021-51085794

北京翻译公司
 总机:010-51293101
 总机:010-51293102
 电邮:bj@021fy.com
 传真:010-51293103

人力资源(应聘专用):
 hr@021fy.com
 
  如果你想每个星期在北京与巴黎之间来来往往,那么你可以试试做个空中翻译。这个职业与空姐略有差别,最主要的是你的外语必须好。一些外国航空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面对机上一半以上的中国乘客,突然觉得飞机上有个中国翻译会方便很多。

  本月20日至22日,30名通过初选的应聘者参加了法国航空公司招聘空中翻译的面试。这是继1997年2月法航第一次招聘空中翻译之后的又一次招聘。在前一次中,6名北京姑娘成为50多名应聘者中的幸运者。此次的应聘者明显增多,男性的比例也高于上次。不同的是,此次对应聘者的年龄有所放宽,从26岁变为30岁,同时要求应聘者有一定的工作经验。

  面试的考官是法航公司的两位代表和该公司中国地区的公关经理周英慧。面试全部用法语进行,时间为每个人40分钟,主要考察应试者的语言水平、应对能力和他们的整体素质。尽管在通知应试者参加面试时,周女士曾提醒过他们注意着装,但也许是北京天冷的缘故,应试的女孩子中少有着正装的,许多人的衣着都很随意。

  “一开始,法国人对中国女孩子穿裤装来应试很不理解,我向他们解释,冬天的北京是无法穿裙装出门的。其实服饰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更看重一个人的才干和潜能”,周英慧说。

  对大多数应聘者来说,能在北京与巴黎之间穿行,是吸引他们来应聘的主要原因,当然,优厚的薪金也是一个重要条件。

  玛丽·克里斯蒂娜是专门来参加招考的法国考官。她已在飞机上工作了15年,从空姐到乘务长,现在负责空中服务人员招考、培训和管理。她说:“在法航,空中服务人员是一项终身职业,只要你身体条件允许,就可以一直做下去,直到退休年龄。我们对空中服务人员的要求是善于交往,热情,有自主性和团队精神。”

面试者

  姜来到考试地点,离考试开始还有30分钟,她是第一个参加面试的应聘者。因为害怕堵车,她提前一个小时出了家门。这是一场她等了两年的考试,为此,在一个星期之前,她特意从法国飞了回来。

  两年前,法航第一次招聘空中翻译,姜正在外地,当她得知消息时,招考已经结束了,虽然她不甘心还是寄出了简历,但最终错过了机会。在得知此次招考消息时,姜刚去法国留学3个月。她从法国寄回了简历,并且附了一封信,信上说:“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希望您能考虑我的条件,给我面试的机会。我将回国参加面试。”

  姜说能在天上飞来飞去,是她一直的梦想。“我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这一行,真的”,姜好多次向考官重复这句话,“我很喜欢干,同时我自信”。

  大学毕业后的姜在一家法国公司里工作过两年。她说她的外国老板什么都好,只是脾气急躁了些。不过,她有同老板相处的诀窍。至少,在此次面试中,回答“谈谈你曾向别人提供的一次服务时”,她有话可说:“我每天早上,都在老板到来之前为他准备一杯咖啡,看到咖啡,老板总是很高兴”。

  因为有在外企的工作经验,所以姜很注意着装。她是那天早上参加考试的女孩子中惟一一个穿裙装的人。及肩的长发,恰到好处的淡装以及得体的服饰,包括谈话时的坐姿,都为她争取着得分。但是姜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开始的时候并不紧张,可是一开口说,面对几个考官,尤其是法国人,还是有些紧张,许多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放弃学业特意从法国回来参加考试,是不是有些可惜?姜摇摇头: “我去法国留学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喜欢文学,一是想去法国看看,进一步学习法语”。尽管法国很浪漫,很美丽,但初次离开家的姜依然想家。头三个月是最难过的,刚去的时候,别人讲的法语都不大能听懂,更别说课堂上老师讲的专业课了。所以特别想家,总给家里打电话。法国的电话费和交通费特别贵,三分钟的电话费是50法郎,“还不够妈在电话里哭呢”。姜说法国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国家,她的同学们也对她特别好,但她并不想留在法国,因为父母、朋友和男友都在北京。

  来参加考试的时候,姜背了一个大包,看起来沉甸甸的,她说,那里面是字典,她写论文用的。虽说读的是法国文学,但姜认为文学只能当成一种爱好,是无法当职业的。在就业竞争如此激烈的今天,一份自己喜欢的、有良好收入的工作很重要。这也是空中翻译吸引姜的原因。

  过几天,姜就要返回法国,她希望能在走之前知道自己是否通过了考试。如果通过了,她就去办退学手续,否则,就继续她的学业。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马是第一个参加面试的男士,中国方面的考官对他的印象不错。12点钟,他准时站在考官们面前。显然,他的法语水平不错,能很好应对考官的问话。在考官面前,他是比较放松的一个。

  从大学毕业之后,马进入一家政府机关,工作了两年多,他觉得自己应该换份工作试试,毕竟还年轻。从以前的工作经历中最大的获益是学会如何同人交往。此次考试他显然是有备而来,很从容地面对。马不太希望自己现在的工作单位知道自己来应聘的事,除非是有把握通过了考试。

真实的浪漫之旅

  照片上,刚穿上制服,初次上飞机的空中翻译刘鹏看起来还像是个小女孩。如今,她已在这条航线上“飞”了两年。

  每周的二、五、六、日中午,都会有一架航班从北京起飞,经历十个小时的空中飞行之后,到达法国戴高乐机场。两年的时间里,空中翻译们就这么在北京和巴黎之间穿行。

  算上来回的工作准备时间,每一次航班的工作时间是十四五个小时,其间只有1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由乘务长统一安排。每个空中翻译都有一份工作程序表,除此之处,她们还要为乘客提供其它服务:如协助客人填写入境文件,解释餐牌内容,介绍并协助乘客购买免税品,帮助他们同机舱服务人员进行沟通。此外,还要用普通话解释飞行资料、安全措施、提供旅游咨询并进行空中广播。

  飞机上常有“秘密乘客”,他们像普通乘客一样出现在机舱里,观察、考核空中翻译的工作。每次飞行之后,乘务长还要填写考核评语,每一位空姐只负责她所管的那条通道,空中翻译却要负责整个飞机内的工作,不停地在机内巡察,随时进行翻译,回答客人提问,中国客人在飞机上遇到麻烦或是有什么要求时,首先想起的会是中国空中翻译。

  空中翻译所跟随服务的机组并不固定,往往是到了机场进行交接时,她们才知道自己与哪个机组合作。所以她们不但要与客人进行沟通,更要与机组人员进行沟通合作,适应不同机组的工作方式,以保障飞行的顺利完成。

  “飞机上的工作强度很大,加上舱内空气干燥,所以空姐们都老得快,脸上很容易有皱纹”。刘鹏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自己已经很老了似的。娃娃脸上的那副神情与她的口气并不相称。

  工作时,空中翻译的着装有规定,化妆要求CLASSIC(端庄、典雅),首饰简洁,涂指甲油。“在飞机上压力大,瓶子里的化妆品能喷出来”。刘鹏说她有一次在机上补妆,刚扭开装睫毛液的瓶盖,里面的液体一下子就喷了出来,从此之后,她尽量避免在飞机上用化妆品。

  紧张的工作之后,空中翻译们可以享受一段悠闲自在的时光。巴黎的街市,露天咖啡屋,还有化妆品和时装都让她们喜欢。刘鹏说她非常喜欢巴黎的商店,几乎逛遍了。“化妆品都是在那里买的,大牌的时装就只有看的份儿,太贵。”停留在巴黎期间,空中翻译的住宿由公司统一安排,早餐免费,中、晚餐自付。“巴黎的餐费、电话费、交通费都挺贵,往北京打电话,1分钟就得十几法郎,一顿好点的正餐就在100法郎以上了”。当然,她们的津贴足以满足她们支付这些费用。刘鹏说,最多的时候,她能在巴黎呆3天,去逛文化馆、博物馆的时间倒是充足,就是一个人,在并不熟悉的异国难免觉得孤单。因为每架航班上只有一名中国翻译,所以几位空中翻译们平时遇到一起的机会太少,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来往于中国和法国之间。

  空中翻译一个月可以在巴黎呆上十几天,她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有一份航班表,照表飞行。其余的时间自己安排,只要在飞行前两个半小时到达机场,与机组人员交接。

  刘鹏同法航签约的期限是今年4月,合同到期后是否继续干下去,刘鹏说她得考虑考虑。

  从北京大学西语系毕业的段春卉同刘鹏一样,也是法航的第一批空中翻译。

  淡装的段很温雅。及肩的长发盘起,再穿上制服,该是机上的一位出色的中国翻译了。“做空中翻译,最重要的是要擅长和人沟通”,段春卉说。在飞机上,机组人员都是法国人,空中翻译除了按规定进行翻译之外,还要做许多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事。有些时候,会因为彼此的习惯不同,而造成机组人员和乘客之间的矛盾,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比如说表示感谢吧。外国人的习惯是一定要大声说谢谢,但中国人的表达方式可能要含蓄一些,笑一笑或是点点头。这一点外国人一开始就不大理解。有空姐找到段春卉,跟她说:“中国人没礼貌,不会说谢谢”。段春卉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就跟空姐解释,点点头或是笑一笑一样是表示感谢。下一次,当空姐见到中国客人冲她微笑的时候,就特别高兴地跟段讲,他们在向我表示感谢。

  许多非常细致的工作,是需要在未发生之前就去解决的。机上的客人各式各样,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要在一起呆上十几个小时,那么小小的一个空间,产生冲突也难免。一次,一位客人一上飞机就跟空姐闹别扭。空姐以为乘客精神上有问题,紧张得要命,慌忙去找段。段一边安抚乘客一边同他聊天,原来,客人在法国跟当地人发生了冲突,抱着怨气上飞机故意跟机组人员做对。

  “其实你很难预先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工作程序条例上有,但是每一次航班中你遇到的情况都不同。一些事情,在它还未发生之前,你就要预见到,并且处理好。比如,一两个法国人夹在一群中国乘客中间,或是一两个中国人坐在一群法国人之间,少数的那几个人肯定会感到不自在。如果这时候,你替他们想到了,并帮他们换了座位,客人一定很感谢”。段春卉说她的工作原则很简单,尽可能提供周到的服务,保证每一次飞行的顺利。

  段春卉的先生是驻意大利的中国记者,因为职业的便利,段时常可以飞往意大利同夫君一聚。每次的异国相聚想必是充满情调。“原本可以随他驻意的,我觉得没意思,还是自己有份工作好”。或许选择留下来接着当空中翻译,就是因为去看夫君方便。

  空中翻译享受公司的优惠票价,她们只需花十分之一的票价,就可以去欧洲的一些国家。地中海的阳光、西班牙的狂欢节,异国的万种风情让她们的生活多了很多色彩。

  法国浪漫依旧,每个月的来来往往早已成为空中翻译们生活的组成空中翻译——我把巴黎的浪漫告诉您。

本文摘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海雨林翻译有限公司

专业翻译公司--上海雨林翻译公司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石龙路345弄23号B座229室 邮编:200232
电话:021-51085774,021-51085784(7*24小时服务) 传真:021-51085794
©2002-2004 上海雨林翻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网站由上海雨林网络公司负责制作与推广